职场有帕罗迪修斯的求救信号冷箭,套路了解一下

时间:2020-01-11 12:29:49 作者:admin

再聪明能干的人,一嗑药就全玩完,这个道理,可惜有些古人不懂,唐武宗就是嗑药毁一生、服丹害三代的典型例子。

他是个好皇帝,在位期间号称“会昌中兴”,唐朝国势大振。可惜一心追求长生,猛吃“仙丹”,三十二岁就英年早逝。临终前,药性发作,神志不清,皇位都没来得及传给儿子,宦官趁机拥立宣宗继位,也就是武宗的亲叔叔。

宣宗把皇位从侄子一系夺过来还不算,随即在朝中大清洗。前朝重用的,滚蛋;以前不得志的,上位。

武宗朝之所以欣欣向荣,基本上是因为宰相李德裕的缘故。君臣二人一个敢放权,一个会用权,如此相知无间,解决了迫在眉睫的内忧外患,所以号称“中兴”。

侄子的头号重臣,在夺得大位的叔叔眼里却是一根刺,宣宗即位第二天,就迫不及待罢黜李德裕的宰相官职。李德裕当国多年,为了顺利推进政事,难免专断,得罪的人可不少。这时候对头纷纷跳出来落井下石,满朝公卿几乎个个喊打喊杀,谁管他为国为民做了多少事、立了多少功。

李德裕被接二连三地贬官,并且被越赶越远,最后流落到海南崖州的不毛之地,没挺过一年,就含冤而终。

狄仁杰是妇孺皆知的能臣,放眼唐朝,能够与之相比的只有一个李德裕。如果武宗不早死,李德裕不贬死,唐朝恐怕就不止短暂的“中兴”,而是可能会复兴吧——明末清初熟知史事的大儒王夫之这么猜想。

李德裕出身世家,却没有门户之见,对爱读书、求上进的寒门子弟奖掖有加。他的万里流放,不知令多少士子黯然神伤,当时有人写诗感叹:

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回首望崖州。

八百孤寒再惋惜也没用,这个昔日功臣,不但皇帝嫌弃,新上台的宰相们更是一心一意置之死地而后快,纵然李德裕不乏同情者,这时候谁敢不识相,站出来押上自己的前途、逆风而行?

还真有几个不识时务的人,不愿随波逐流。

中书舍人崔嘏(读如古)是其中一个。中书舍人这个职务听上去没有丝毫霸气,品级也不算很高,正五品上,却是低调的奢华,权柄很重。作为最高决策部门中书省的官员,专掌中枢机密,参议军国大事,草拟朝廷诰令。《通典•职官》的说明是:“中书舍人为文士之极任,朝廷之盛选,诸官莫比焉。”

崔嘏并不是李德裕的粉丝,相反曾有过节。李德裕最大的功绩之一是粉碎军阀刘稹的割据,当时崔嘏在刘稹的管辖范围内做邢州刺史(今河北邢台)。刘稹叛乱,派大将去帮崔嘏守城。崔嘏说服这个将领,一起把城池献给了朝廷。献土起义,照理说功劳不小,崔嘏只被封了一个从五品上的郎中职位,舆论普遍认为朝廷的当权者薄待了功臣。

朝廷当权的是谁?李德裕。

现在李德裕倒霉了,皇帝和宰相们要在贬黜的诏书中公布他的“罪状”,以便下狠手往死里整。让谁执笔好呢?

崔嘏正合适:进士出身,能写;被李德裕压制过,有动力;现在的官当得滋润,肯定珍惜。最佳人选!

那真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,崔嘏只要牛刀小试,大笔一挥,把曾经高高在上的上司的上司,拉下云端踩几脚。就可以哼着小曲回家,喝着小酒享受生活。

崔嘏作出了另外一个虽然正确但很困难的选择,说真话。他撰写的诏书,没有生编硬造李德裕的罪名,就事论事不抹黑。

后果可想而知。他得了一个罪名:“写诏书不深切”,被逐出京城,去端州重新从刺史做起,不,这个刺史比以前惨多了,端州在广东的蛮荒之地,其实是流放。

不肯昧着良心说话的,还有一个魏铏(读如刑)。

魏铏肯定不在原太尉、宰相李德裕的朋友圈里,他只是淮南扬州府的一个普通小官,地位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现任宰相们要罗织李德裕的罪名,找不到线索,只好拿已经病故的李绅做文章。李绅曾任淮南节度使,就说他曾经在李德裕的授意下,制造冤案,反正死人不会爬起来辩驳。(李绅此事见本号历史文章“”)

上司把魏铏找去,和颜悦色地暗示了朝中大佬的意思,让他“好好想想”,把李德裕的名字说出来。这么一个小角色,又没得过李德裕的好处,想必不会傻傻地分不清利弊吧。

魏铏当然不傻,形势很清楚,只要按照上峰的意思说了,就可以哼着小曲回家,喝着小酒享受生活。

魏铏说“不”,跟李德裕没关系。

上司反复引导,魏铏就是不改口。敬酒不吃吃罚酒,还有什么好说的,打!

痛打之下,魏铏咬紧牙关,坚决守住了自己的做人底线。

失望的权贵们把他流放到广东,魏铏在那里潦倒死去。铮铮铁骨长留岭南,只有忠魂一缕飘回故乡。

这两个好汉子,摊上了事,不怕事。另外还有主动惹事的。

左拾遗丁柔立,属于李德裕看不上的人,早些年有人推荐他,正直清廉可以担任谏官,李德裕没理睬。直到李德裕被流放,丁柔立才如愿以偿,左拾遗品级不高,但也是谏官之一。

现在新宰相要搞原宰相,神仙打架,跟你有毛关系,你认认真真把本职工作做好,哼着小曲回家,喝着小酒享受生活就是。

丁柔立偏偏站出来力挺李德裕,为他上书申冤。这个人哪里是“柔立”,分明是“硬扛”!

权贵们气到崩溃,见过对朋友忠诚的,没见过对冤家愚忠的。给他按了一个罪名,阿附李德裕,赶出京城,去当一个小小县尉。

阿附?李德裕大权在握的时候没去阿附,现在流放天涯海角等死了,反而想起来阿附?能不能走点心,编个说得过去的罪名?

史书没有交代丁柔立的结局,其实也不必交代,得罪了皇帝和满朝权贵,还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李德裕曾经叱咤风云,身边聚了很多拥护者。一到落难,大伙作猢狲散,并不见有分量的昔日朋友出来说句话。崔嘏、魏铏、丁柔立,都没沾过李德裕的光,偏偏仗义力挺,骨头硬得很!更可贵的是,明眼人都看得出,李德裕大势已去,注定翻不了身。明知救不了,还要押上身家性命坚持说真话,坚守底线,何惜余生!

李德裕虽非完人,功高盖世,原来公道自在人心。这几个硬骨头,义薄云天,可见天地不乏正气。

相关文章: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8696976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